在奧地利狹長的極不規則的版圖上,匯集著無數光輝的音樂歷史:它是莫紮特和貝多芬的世界,也是舒伯特和約翰·斯特勞斯的樂園,還是佈魯克納和馬勒的煉獄。在《音符上的奧地利》中,知名音樂評論傢劉雪楓帶領我們行走奧地利,共享音樂盛宴。

.audio .top {margin-top: 10px;} .audio .bottom {margin-bottom: 10px;} .vcp-panel-bg{width:100%;height:100%;position:absolute;left:0px;top:0px;background-color:rgba(37,86,111,1);opacity:0.8;filter:alpha(opacity=80);z-index:1000} .audio .vcp-fullscreen-toggle{display:none} .audio .hide{display:block;animation:fadeIn ease 0} @media screen and (min-width:640px){ .audio{width:640px;margin:0 auto;height:50px}} @media screen and (max-width:640px){ .audio{width:100%;height:50px}}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ayer-container-id033’).innerHTML=document.getElementById(‘player-container-id033’).innerHTML.replace(‘ ‘,”); if(/(iPhone|iPad|iPod|iOS|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document.getElementById(‘player-container-id033’).innerHTML=”}else{var player=new TcPlayer(‘player-container-id033′,{“m3u8″:’http://mediahouse.cnr.cn/contents/audio/source/cnr/20200209/d8bd4da0a3b3f1581225639674148329/hls/d8bd4da0a3b3f1581225639674148329.m3u8’,”autoplay”:true})}

  從菲拉赫到克拉根福特,中間經過三個必須下車觀光的小站。第一站維爾登(Velden)的標志性建築是一個黃色的城堡宮殿,就建在湖畔。夏季的夜晚,度假者和遊客盡可在此消磨舒適時光,以宮殿為背景的露天音樂會演出常常持續到午夜,湖畔林蔭道遍佈酒吧咖啡館和餐廳,每一間的設計都獨具匠心,風格各異,絕非隨大流制式化。白天在此小坐已經頗為愜意,可以想象夜幕降臨之時,每分每秒都要緊緊抓住啊!

  第二站是波茨沙赫,它的動人之處是一個伸進湖中的尖岬,植物繁茂,移步換景,美不勝收。波茨沙赫據說是富人和美女的天堂,湖畔建有各式高級別墅,還有一條北京賽車道經過這裡。但是波茨沙赫吸引我來的原因是這裡有一座勃拉姆斯住過的旅店,這使我感覺有點吃驚,因為我去過勃拉姆斯在巴登-巴登、格蒙頓和米楚施拉格(Mürzzuschlag)的度假故居,怎麼也想不到他會從維也納千裡迢迢多次來此地。勃拉姆斯一定是喜歡維爾特湖的水溫,因為他每次來度假的主要內容就是在湖中遊泳。

  勃拉姆斯在波茨沙赫完成瞭D大調第二交響曲,現在我知道瞭他的田園意象來自何處瞭,這是完全不同於貝多芬鄉土氣質的田園景致,充足的陽光,水天一色的浩渺,甚至帶有珠光寶氣的沙龍影像,就連勃拉姆斯鐘情的所謂阿爾卑斯山的號角,我都認為與理查·施特勞斯音樂中的風格完全是兩回事,而在從前我竟以為是一碼事。勃拉姆斯音樂中的貴族氣息不是來自維也納,而是來自他的這些瀕臨意大利的度假地,產生這樣的認識是我來波茨沙赫唯一的收獲。

  劉雪楓,知名音樂評論傢,古典音樂推廣者。北京大學歷史系畢業。著有《貼近浪漫時代》《德國音樂地圖》《朝聖:瓦格納的拜羅伊特》《交響樂欣賞十八講》《和劉雪楓一起聽音樂》《給孩子的音樂》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