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目前全球的體育賽事大都處於停擺的狀態。體育組織收入下降、俱樂部員工面臨下崗、運動員難覓訓練場地……體育界的各方參與者都面臨著不少困難。面對疫情,全世界的體育人也積極想辦法,尋對策。

  降薪緩解壓力

  賽事停擺,首當其沖的便是俱樂部。據估算,受英超聯賽暫停影響,缺少瞭電視轉播、比賽日收入、商業贊助、零售等收入,曼聯、曼城、利物浦3支球隊損失均在1億英鎊以上,而全部20支英超球隊的損失總計高達10億英鎊以上。一些依靠比賽日收入的低級別中小俱樂部更是面臨生存危機。

  困境之中,降薪成瞭不少俱樂部緩解生存壓力的選擇。北京時間4月9日,西甲皇傢馬德裡足球俱樂部宣佈,一線隊球員、教練組和高層自願根據賽季結束時的情況將今年的薪酬降低10%或20%。此前,包括西甲巴塞羅那、馬德裡競技,意甲尤文圖斯,德甲拜仁慕尼黑等多傢足球俱樂部均發佈瞭大幅降薪的決定。目前,意甲、法甲等職業足球聯賽也發佈降薪相關政策。

  相比“傢底”相對充裕的職業足球俱樂部,不少奧運項目的國際單項體育組織則要艱難得多。東京奧運會及各項目世錦賽等重大賽事的推遲,將使這些體育組織損失相當大一部分收入。因此,世界田聯等組織不得不選擇讓部分雇員臨時下崗。

  北京時間4月14日,世界帆船聯合會宣佈,大部分員工至少臨時下崗至5月6日,並讓工資在一定標準之上的員工減薪20%。北京時間4月1日,國際乒聯也宣佈包括主席在內的全體工作人員自願降低今年薪酬,全力以赴共渡難關。國際奧委會委員、澳大利亞奧委會主席科茨也宣佈自願減少其在澳大利亞奧委會的20%年薪。

  積極參與抗疫

  4月初,科茨在國際奧委會的同事、加拿大籍國際奧委會運動員委員會委員海莉·維肯海瑟爾就開始四處奔走,為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和工人運送個人防護裝備。作為加拿大女子冰球隊的歷史得分王以及4屆冬奧會金牌得主,維肯海瑟爾在2017年退役之後選擇到卡爾加裡大學醫學院就讀,由於醫學院學生不能直接參與新冠肺炎病人的治療,維肯海瑟爾選擇瞭另一種方式做出貢獻。

  截至上個周末,維肯海瑟爾和同學、志願者一起,籌集瞭大量防護裝備,由他們自己或其他司機運往加拿大各地。像維肯海瑟爾一樣,全世界的眾多體育人正利用各自所長抗擊疫情,共同幫助世界體育早日重回正軌。

  包括紅牛、雷諾、梅賽德斯等7傢總部位於英國的世界一級方程式北京賽車車隊接過瞭超過兩萬臺呼吸機等呼吸輔助設備的訂單;原本生產頭盔等冰球裝備的廠傢開始制造類似口罩的面部防護裝備;堪薩斯城酋長隊的勞倫·杜韋奈—塔迪夫是美國橄欖球大聯盟中唯一一名具有醫學專業學位的現役球員,麥吉爾大學畢業的他雖無法直接治療病人,但利用社交媒體向自己的眾多關註者持續提供健康防護指導。不同的戰線上,都有體育人奮戰的身影。

  呼籲共同合作

  無論降薪還是其他力之所及的措施,都是在幫助他人抗擊疫情。前利物浦隊球員墨菲曾表示,短暫的犧牲是為瞭長遠的將來考慮,球員們需要主動接受降薪,以幫助小球隊生存。“足球大傢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團結。”

  在很多選擇降薪的球隊或是體育組織中,降薪的對象往往是高收入的一線隊球員或高層管理人員,從而換取球隊中的非球員雇員或組織中的低級別職員能夠在疫情期間得到足額的薪水。後者雖收入相對較低,但在機構運轉和體育活動中的作用同樣無法替代。而就一個運動項目的整體體系而言,收入較低的低級別聯賽恰恰為運動項目奠定瞭基礎。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英超聯賽會向低級別聯賽墊付1.25億英鎊,以扶持俱樂部渡過難關。此刻,幫助他人也是幫助自己。

  面對疫情,世界體育大傢庭要團結在一起,每個人都做出自己的貢獻,爭取早日實現體育賽事的正常運轉。